有关那天的情况
2020-08-09 07:4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叫叫没人答应,推门进去,孩子还是跪姿,但是脑袋歪在了一边。据公安推断,孩子估计是父亲走后挣扎,在手脚都被捆的情况下,身体失去平衡。

有关那天的情况,父亲说,事发前两天,他刚刚就抄作业的事骂过女儿,当时女儿保证,以后一定不抄了。没想到,两天后,又发现她抄作业。“这一回我一骂她,她就哭,我问她怎么保证的,她就是不说话,一个劲地哭,我火就上来了。”

事情发生后,我们都一直试图还原这是一个怎样的父亲。从采访的情况来看,爱之深责之切。

昨天庭上,父亲站在被告席上。黑黑瘦瘦,个子很小,44岁的他佝偻着身子,声音很小。据说昨天主审的女法官庭前曾经跟他有过交流,所以昨天他控制了自己的情绪,尽可能平静地回答问题。

夫妻两人从江苏到杭打工,男的做保安,一天工作16个小时,女的做保洁。全部希望都在孩子身上,邻居说,他对孩子很大方,“经常买鱼买肉给孩子”,他很关注孩子学业,“经常打电话给老师问情况”,“看着孩子写作业”,“有时也会陪孩子打球”。

正如公诉人所说,父亲的错误就在于,“离开,让孩子独自处于这样的危险中”。父亲继续去保安亭执勤,20分钟后,父亲走回自行车棚,“女儿平时都是9点不到睡的,我想去解开她,叫她洗洗睡了”。

“出生到三岁,我一直陪她在老家,孩子三岁我出来打工,等她7岁,我就把她接到杭州来上小学,孩子说想上补习班,每个月要2000多元,我都给她上。”而父亲作为保安的收入是每个月3000元。

辩护人请求法院轻判,“没有一种惩罚会比他失去女儿更残酷了”。昨天没有当庭判决。

老家的村民、单位同事和领导都给法庭写来了请愿书,证明了父亲的人品和平日对女儿的疼爱。

关于致命的绕脖电线,庭上还提到一个细节,父亲把穿过顶棚横梁的电线绕过孩子的脖颈,又绑到手上之后,还用手拉了拉脖颈处的电线,以确认没有勒住孩子,“至少还有两三厘米的空隙”,他确定。

“小学三年级。”父亲小声答,“我想她好好读书,别跟我和她妈一样没文化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apklt.cn馆陶醚医新能源有限公司 - www.napklt.cn版权所有